散文

交公粮

牛 耕 2020-06-17 18:19

繁忙的麦收刚结束,父亲又忙着在我们家的土院子里铺上一大块塑料布,倒上十来袋粮食,摊开晒上,还要认真地清理掉里面的碎麦糠、细砖粒。

等到麦粒们晒得足够干后,就要把它们用麻袋装好,搬到架子车上,父亲双手扶着车把,肩上扛着一根攀绳,弯着腰、弓着腿,用力地拉着架子车,我在后面撅着屁股帮忙推车,满心好奇地和父亲一块儿去粮店,交一年一度的公粮。

那个年头,粮店门口排队的架子车蔚为壮观。几百辆装满粮食的架子车暴晒在毒辣辣的太阳下面,村民们头顶毛巾,靠着自家的架子车手里不停地摇着蒲扇,或者在不远处找片树荫,蹲下来拉着呱、抽着烟,焦灼而耐心地等待着。

推着自行车卖冰棍的人不停地转悠着、吆喝着:“冰糕,凉甜嘞冰糕!”我故意装作听不见,和父亲一起坐在架子车的长辕上,一边帮父亲扇蒲扇,一边偷偷地咽口水。

父亲从口袋里摸出五分钱,和蔼地对我说:“去,买一块冰糕吃。”我摇着脑袋说:“再等会儿吧,等他箱子里的冰糕再化一点,更便宜。说不定,五分钱能买三块呢。”

看着我一本正经的样子,父亲用毛巾擦了擦额头,食指戳了我一下脑门,笑着说:“你这孩子,真会过。”

粮店负责验收的工作人员,穿着四个口袋的中山装,头戴一顶褐色的绿军帽,耳朵上夹着一根过滤嘴香烟,手里拿着一个空心的铁锥子,表情严肃极了。似乎在他眼里,排队的一辆辆架子车,就像屠宰场的一头头生猪,任他宰割。

只见他活像一只大鹅,摇晃着走到一辆缴公粮的架子车前,似乎看不到村民的笑脸相迎,更是对村民递出的香烟不屑一顾。一手按着麻袋,对准装满粮食的麻袋,毫不客气地把铁锥子捅了进去,随即又拔了出来。好端端的麻袋,被铁锥子捅出了一个个小窟窿。

铁锥子上面有个特意设计的孔,能够把麻袋里的粮食带出来一部分样品。验收人员把铁锥子里的粮食倒在手心,捏上几粒放在嘴里,用里面的大牙嚼碎,发出“咯吱、咯吱”声音就像我们家夜里偷吃粮食的老鼠。

倘若验收人员说粮食潮,或者说有麦糠,村民们就得把粮食拉回家,重新晒,重新来粮店排队。

好不容易挨到了我们,父亲底气十足地看着验收人员的脸色。与其说我们的运气好,其实是父亲准备的公粮硬。麦糠、砂砾早就用筛子清理干净了,每一粒麦子都晒得硬邦邦的,嚼在嘴里“咯吱、咯吱”响,绝对是上好的粮食。

验收人员把我们车上十来袋粮食扎了个遍,似乎有些扫兴,把手中的粮食顺手扔在地面上,大声喊了一句:“过称!”就意味着我们家的粮食达到了公粮的标准,可以进去称重、入库了。

粮店里有十来个大仓库,院子里的水泥地上,一堆堆粮食真的像一座座小山。那是我第一看到,那么多的粮食。

等工作人员用磅秤把我们家的粮食称过重,父亲就要把一袋袋粮食扛在肩膀上,沿着粮食堆上临时铺设的木板,吃力地走过十几条长长的木板,把几百斤粮食倒在高高的粮食堆上。

我站在下面仰着脖子,担心地看着父亲一趟趟地把粮食扛上去,生怕父亲不小心,脚下一滑,从那么高的粮食堆上摔下来。

终于,父亲如释重负,把该交的公粮任务如数完成。由于准备充足,还剩下了半麻袋。父亲说:“剩下的半袋粮食,咱们回家换西瓜吃,能换好几个大西瓜呢。”

我惬意地坐在干净的架子车上,父亲脚步轻松地拉着我,出了粮店的大院子,门口排队的村民们投来羡慕的眼光。

卖冰糕的那个人还在门口晃悠,父亲放下架子车,给我买了一块冰糕,还是五分钱一块。买冰糕的那个破木箱子,里面裹的被子太厚了,半晌过去了,里面的冰糕居然还不融化。

我躺在架子车上,慢悠悠地吃着凉甜的冰糕,看着头顶的天空,似乎不再酷热难捱了。

父亲突然间加快了脚步,拉着架子车头也不扭地说:“得赶紧回家,变天了。”

夏天的天气,真的就像小孩的脸,说变就变。刚才还是晴空万里,艳阳高照。眨眼的工夫,天就暗下来了。我紧张地躺在架子车上,看着天空中大团大团的乌云翻滚着,奔腾着,从四面八方漫过来,乌云越来越密,似乎里面藏有恐怖的妖怪,很快就要压得地面上的人喘不过气来,道路两旁的泡桐树也跟着呼啦啦地摇了起来。

我连忙把剩下的冰糕塞进嘴里,顾不得满嘴冰凉,不安地扶着架子车坐了起来,成群的燕子低飞着,蜻蜓们似乎要贴着地面飞行了。那时候我刚在课本上学过《看云识天气》,虽然没怎么用功学习,可是我还是明白,一场暴雨就要来临了。

风起云涌,电闪雷鸣。父亲拉着架子车上面的我,一路奔跑着,快速地往家里赶。

暴雨的速度更快,我们只赶了一半的路,就被淋了个措手不及。天空像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,倾盆大雨像山洪爆发一般倾泻了下来。

父亲拉着架子车,几乎是在滂沱大雨里奔跑,还有一道道耀眼的闪电。父亲气喘吁吁地说:“粮店门口排队的那些人肯定要淋透了。”

等我们狼狈不堪地赶到家门口,母亲正站在门口撑着一把橙色的老雨伞。父亲放下架子车,一把抱起蜷缩成一团的我,母亲打着伞罩着我和父亲,一家三口同时跑进了堂屋里,才算稳妥。

大雨滂沱,越下越大,屋檐下挂起的一道道雨帘眼睁睁地变成了瀑布,而院子里积水似乎要超过门槛了。

俗话说,屋漏偏逢连夜雨。随着母亲的一声呼叫,我们家年久失修的老房子,经不起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,竟然开始漏雨了,堂屋漏雨,偏房也漏雨,尤其是我和弟弟睡觉的西屋,不仅有三处漏雨,墙壁上也开始渗水了。

家里的脸盆、罐子全用上了,对着漏雨的地方摆好,等盆罐里接满水,我们就一趟一趟地往屋外倒。

大雨一直下,一直稀里哗啦地倾泻到下午,似乎没有一点儿停下来的意思。

眼瞅着就要天黑,父亲搬来梯子,拿着几块油毡冒着雨上了房顶,连雨伞都没带。父亲说,找到房顶漏雨的地方,把烂瓦揭掉,铺上油毡,瓦全部拿开,再把烂瓦换掉,屋里就不漏雨了。

我和母亲继续在屋里忙着用盆盆罐罐接水,倒水。眼瞅着门槛外面的积水要漫进屋里来,要是屋子里进了水,桌子、椅子、床都会飘起来把?

不知所措的我故意对母亲喊:“妈,要不咱们出去躲雨吧?”

母亲愣了一下,不安地摸了摸我的额头,担心地说:“你这孩子,不会淋傻了吧?”我伸着舌头对母亲做着鬼脸,母亲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这个时候,浑身湿透的父亲顺着梯子从房顶上下来,浑身湿漉漉地进了屋。尽管外面的雨声很大,父亲还是听到了母亲的话。父亲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声音洪亮地对母亲和我说:“没事了,房顶的烂瓦都换好了,咱们再迁就半年,我想法去县里多挣点钱,等到明年开春,把咱家这破房子拆了,盖五间新房,家里再也不会漏雨了!”

看着父亲稳健地站在门口,我突然感觉,他的身影,是那么的高大。

编辑: 田戈   责任编辑:李瑾瑜   相关阅读:
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>>
绿化带内 单车“睡觉”
已完成雨、污水管网 ...
私装地锁 霸占车位
“12345”派单后 健身器材已修好
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>>
工人坠入“深井” 消...
免费体检 居民笑开颜
民警向群众讲解防范 ...
无人机拍摄施工中的 ...
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>>
    版权声明:w88博彩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联系电话:0370-2628098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网站地图

主管:中共w88博彩市委宣传部 主办:w88博彩日报报业集团 w88博彩网联系电话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56001